性情三生石,鸾飞游记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大梦江南: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杭州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杭州

图片 1

飞来峰

飞来峰

十八、灵隐

发表于 2001-11-23 22:30

早就听到过三生石,但一直以为三生石是有情人缘定三生的地方,后来偶然看了林清玄的《三生石上旧精魂》一文,才知道三生有信,也钩起了去寻找三生市的念头。 “天竺山下三生石”原以为这么一个古人有记今人又写的地方一定有很多人去,也很好找。但非常不幸,我到第三次才找到,恰好应了三生石的三字,其实第二次去是就从三生石边上走过,只差一个弯就可以找到,只是没想到三生石会在如此冷僻之处,失之交臂啊;话说回来,寻找缘分又何尝不是如此,第一次漫无目标,大多空空而回,第二次却又走对了路,摸错了门,只好灰溜溜的退回来,只有第三次才能真正寻找到想要找的,一二不过三嘛! 三生石实际上是三块石头,分别代表前世,今世,后世,苏东坡的《僧圆泽传》就刻在其中一块石上,这也算是三生石的传说中最官方的版本了:一老僧与一居士为好友,老僧一日忽对居士说,我将园寂,若干年后转世之我与友相见与天竺山下三生石;若干年后居士依约到三生石下,果遇一牧童,牧童言到:先生果信士也。三生有信一词也有此而来。这也算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故事了,尽管稍微有那么点神话色彩,不知道东坡先生写此文时心态如何,也许正在寻求一知交信士,人心变化莫测,知己好友难求啊! 相传东坡先生任杭州刺史时,常与友人相约与三生石旁谈古论今,顺便饮酒做赋,累了就在边上打个盹儿,于是就有传说在三生石旁睡一觉可以梦见前生和来世,三生石由此成为一名石,南宋时也是三生石最辉煌的时光,文人骚客访者众多;在以后,三生石逐渐从人们的视野里淡出,石头自己当然是不会动的,只不过人心在变,功利主义已经是生活的主流,所谓的三生有信也已经变成了三生有幸的客套话,三生石也逐渐湮没于古藤杂草之中。要是石头也会说话的话,真不知道有多少牢骚好发了。 于是有好事者又给三生石套了个情定三生的传说,也有道理,寻找三生石的过程不也就是爱情的写照,在飞来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过,从众多复杂的小路中寻找出最不起眼的那一条,在最偏僻的角落,一不小心就找到里你要找的,幸运的人一下子就找到了,有的人却还一次又一次的苦苦寻觅。在山路上讲讲典故,“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在山路上讲完典故可以用这句诗作为总结,虽然酸了点,但是会显得很有文化。同时,身边的她可能会觉得有点冷,立刻脱下外衣温柔地为她披上……

发表于 2004-04-22 16:07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小时喜欢乱翻闲书,三生石的故事最早是在冯梦龙的小说中看到的。由于故事中描写的天竺寺、葛洪川有地有名,好让人疑惑:杭州真有三生石吗? 前不久一位学生毕业了,要求我带他找找三生石,说:为今后情人寻访三生石做准备。现在小姑娘都吃这套,以后拿来做武器,定有杀伤力。听了颇觉好笑,也不言语便带他们去了。 雨淅沥沥地下着,雨中的翠竹围绕着天竺路,沁心安宁。路过灵隐向南,坡越来越陡,行人稀少,树影幢幢。三天竺的称谓是因法镜寺、法净寺和法喜讲寺三寺排列而起。走过下天竺、中天竺和上天竺三寺,均未见迹象。于是在上天竺向一位面善的长者询问。长者罗罗嗦嗦讲了一大串话,只记住了在中天竺与下天竺之间西侧。沿途边问边走,一直到下天竺法镜寺南面找到一条小路。蜿蜒而行,只见一片空旷地带,种着半亩小茶树。有一位妇女在浇水。学生上前打听,官声官气地问:“同志,请问三生石在哪儿?”那妇女用很好听的普通话回答:“沿着小路往山里走,上石阶,走到路尽为止。”简洁明确,一定很有文化。要不然就是问的人多了。练出来了。 山就是飞来峰。我们行走在飞来峰的东南侧。飞来峰是石灰岩结构,浅山乱石。在这样一片山崖边,如何分辨哪一块石是三生石呢?忽又想起那老者说石上有字,天色渐暗,远远看见有几块突兀在树阴中的石上隐隐写有红字。高喊:“就在这儿!” 只见三块高丈余,墙面似的大石前后排列而立,与整座飞来峰相连,是飞来峰嶙嶙乱石中的一组。最东侧的一块石上刻着李源与圆泽和尚在三生石相约的故事。中间一块石的阴面用小篆刻着三生石三个字。字不大,走近看才行。第三块石已接近山体,黑黝黝的,没细看。据说这三块石分别为:前生、今生、来生。但没有具体标记,无法猜测。但常有情侣相约前来凭吊,缘订三生。 学生也有读书的习惯,看了故事后大呼:不对呀,这里没有什么情人的什么事呀?哈哈!我说:你可以把这个三生的意义延伸开来解释嘛!他答道:“也好也好,清楚了什么典故了,以后就不会出洋相了。” 我想,人若有三生也是早有安排的,自己订、别人订都不作数。只要珍惜今生,珍惜眼前的亲人、朋友就够好了够难了也够幸福了。那三生的事,我们无法揣摩。 那一带有山有水、野旷空灵,是否称葛洪川不祥,但牧童扣牛角而歌的情景是很可见的。

很久前就被告知,杭州灵隐寺的佛祖是极灵验的,如果有机会去了,一定要拜一拜,许个愿。而我从小到大,却从未在庙里许过什么愿,此次前往灵隐,也仅是作为游客,而非香客。

早上很早就醒了,还是自然醒的。旅社里只有我和小汪两个人,她还在睡。我悄悄拿了一本书,一袋子前晚吃剩的小笼包,骑着店里的单车出了门。沿北山路向东,略有下坡,好骑得很。我悠哉悠哉的一面骑车一面欣赏湖上风景,一直骑到看见了断桥,方才把单车停在路边滨湖的长椅一侧,坐下来吃早饭。不时有晨练的人从我身后跑过,或有两人边走边聊,说着我听不懂的杭州话。

我打开书放在膝上,却没有看,眼睛全落在距离我两尺远的一片荷花和荷花后面的白堤上了。我何曾在这样的美景中吃过饭呢,莫说此时吃的是小笼包,即便吃糠咽菜,或许也能生出燕窝鱼翅的味道来!我的满副精神都给了眼前的美景,只恨自己生不为杭城人,这样的惬意无福日日享受,不觉间就将一袋小笼包都吃光了。

回旅舍放下单车,便寻灵隐而去。在曲院风荷坐车,那一站叫岳庙,坐着车过了玉泉和双峰插云,不多时就到了灵隐。人极多,有旅游团,也有许多来上香的老人。我随着人流向里走,过春淙亭,见一危崖立在眼前,抬首望去,满山石佛,圆润端丽,宝相庄严,想来便是那“原籍”印度的飞来峰了。

传说有个印度高僧法号慧理,一次途经此处,见此山分明是他故乡天竺国的灵鹫山,便欲在此修庙,当地的山民不肯相信他的话,慧理一声长啸,唤出山洞中的两只猿,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山民这才相信了他,于是便有了灵隐寺,而那唤出猿猴的山洞便被称为呼猿洞。

我本以为飞来峰不过是小丘一座,为了甩开周围大批游客,又见那呼猿洞口就在眼前,遂当即探身入洞。岂料洞中高下曲折,百转不尽,有光处未必是洞口,出洞后也未必能下山。方一转身,怪石之下又是另一个洞口,盘盘绕绕绝非我想的那么简单,爬来爬去竟已是气喘吁吁,只得认准了灵隐寺的方位,越冷泉而出。

杭州号称东南佛国,灵隐寺更是个中翘楚,因而香火极盛,从弥勒殿开始,烧香拜佛的香客便触目皆是。我因厌他们嘈杂,便不曾停步,一路走马观花的过了大雄宝殿,绕到药师殿之后。迎面台阶中央刻着一幅《般若波罗蜜心经》,碰到一个导游在讲解,说这幅字有神力,心中认准一个字,倘若手能触到,便可遂了那字的意思,许多人便蹦跳着去够自己认准的那字。

这本是导游和一些景点常用的小把戏,不过哄游客一笑罢了,而我竟不能免俗,认准一个“空”字,奋力的一跳,算是勉强够到了。而要遂这一个“空”的心愿,却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图片 2

十九、三生石

佛家讲轮回,讲因缘,于是有了生生世世、缘起缘灭。

人们希望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从前生便立下约定,今生如此,来生如此,缘定三生。所以,缘定三生,是一个爱的诺言。

唐代有个叫李源的居士,与一位法号圆泽的和尚交情很深,他们在杭州天竺寺外的一块石头旁立下了三生之约。当圆泽去世时,两人约定,十三年后的中秋之夜,在天竺寺外再相见。十三年后,李源如约而至,见一个牧童手扣牛角歌曰: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临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李源方悟,这牧童便是转世的圆泽。而他们相见处的那块石头,便是三生石。

缘、定、三、生。

三生石,情之至石,是生死之交的见证,是诺言与誓言的见证,也是让有情人可以隔世相见的地方。尽管这只是一个传说,尽管三生石不是什么景点,如同李源信约前往一般,我坚定地踏上了寻找她的路程。

出灵隐寺和飞来峰的大门,见一座“咫尺西天”的影壁,壁前便是天竺路。沿天竺路向南,不多久便到了三天竺之一的下天竺法镜寺。法镜寺是杭城寺庙中唯一的女性道场,因此院落也显得几分秀雅可爱。出法镜寺,继续向南,一路留意着前辈们流传下来的“记号”,不多时,果然找到了传说中的石桥和门牌:“天竺路76号”,右转一直走上了山。

山上空无一人,山路上野草侵道,落叶漫布,蚊虫若云,有的地方还横挂着蜘蛛网,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我一面躲避着蜘蛛网和旁生的枝叶,一面驱赶着蚊子向前走。前辈曾言,穿过一座小茶园就可找到三生石,可我根本不知道茶园该是怎样一个情形,只见满山不知名的绿树草丛。走了一会儿,忽见路边有一小道台阶,像是下山去的。我宁肯走错了再爬上来也不愿轻易错过,便沿着小路走下去。

阳光被厚厚的树丛滤成了一条条金线,路边不断有小生物忽然唏唏嗦嗦的逃进草丛里去,我吓着了它们,它们也吓着了我。蚊子们一定是许多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围在我身边宁被我拍死也不肯走。就这样走了一段,路忽然不见了,前方一侧是山崖,一侧是跟我身高相仿的草木丛,密密挨挨,我走不进去。

立定了,皱眉轻叹一口气,转身欲返,赫然便看到前方石上的红字:三生石。

并不曾太过惊喜,仿佛我真的只是来赴一个前世的约定。

但是,没有牧童扣角而歌,甚至没有一个陌生的过路人,只有我自己,呆望着三生石。

三生石,情之至石,是生死之交的见证,是诺言与誓言的见证,也是让有情人可以隔世相见的地方。如今,我来了,带着痴情而来,带着诺言与誓言而来,在这荒郊野岭的三生石前,等待,而我的有情人,你为何没有来?

是那奈何桥畔的孟婆汤,让你忘却了前世的曾经?是那纷乱的红尘,让你遗失了我的痴情?还是那忘忧河的波涛,打磨了你心中与我携手三生的约定?

我的有情人,你究竟、为何没有来?

三生石默然,风林默然,天地默然……

图片 3

二十、三生石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临风不要论……

我在三生石前,反复的吟哦着,想象着,倘若我将故去,谁会与我定下来世的约定?

又一次想起了苏东坡。苏东坡有一首千古绝唱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世人几乎熟悉这首词的每一句话,却常常忽略了词前小序。序不长,只有一句话,却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子由(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子由,苏轼的弟弟苏辙,与哥哥苏轼、父亲苏洵合称“三苏”,若非其兄名声太盛,苏辙也应是个光芒四射的大文学家。与苏轼的意气风发、锋芒毕露不同,子由寡言内敛,城府颇深,因而官运一直很好,曾高至左宰相,他的历次受贬无一不是因哥哥苏轼而牵连所致。但子由对哥哥没有丝毫怨恨,相反,他与哥哥的情谊却是超乎一般的深厚。

苏轼因乌台诗案入狱,子由恳请以自己的官爵为哥哥赎罪,结果被从尚书的位置上贬到一个酒厂做酒监,即便如此,他仍不遗余力的照顾、营救苏轼。苏轼在狱中备受煎熬,自觉生还无望时,提笔写下了“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缘”的诗句送给子由,子由捧诗痛哭……

还记得当初在书中读到这一段时,深深的被苏氏兄弟患难与共的深情而打动,不觉落泪。写了短信发给心儿,丫头回到:“与卿世世为姐妹,更结来生未了缘。”遂破涕为笑。

圆泽之有李源,苏轼之有子由,我非圆泽,亦非苏轼,而我却也有能够定下来世约定的人,非关爱情,但如此足矣。

其实,且不论是否真的有轮回,即便是有,前生的约定我们真的去信守了么?而来生又岂是我们今生所能约定的呢?看《红楼》,竟只把一个丫头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

曾经为此而厌恶这个薄情的丫头,如今回头,却一再的用这句话安慰自己,也劝慰别人。缘定三生、生生世世,都不过是我们美好的愿望罢了。缘起缘灭,便如同花开花谢、潮涨潮散一般,聚散无形,云烟无痕。我们所能把握的,又有多少?

那些无奈的过往,如同铁石一般的坚硬,打磨着我们的心。试图寻找安逸与愉悦,于是多少人放弃了三生石前的约定,撒手,退后,然后擦肩而过。但当时过境迁后再从头检点,或不经意翻开沉睡已久的记忆时,那些恍若隔世的容颜,竟依然会刺痛我的眼。纵使怨恨自己青涩时的任性与鲁莽,而那些过往,已终究只能是过往……

痛定思痛,唯有握住“与卿世世为姐妹”,握住每一个依然并肩同行的人,用这情之至的三生石,把她们封藏在内心最深处,那个依然柔软的地方。

发了很多短信给朋友们,告诉他们我找到了传说中的三生石。朋友们如何回复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拿着手机下山时,心情很好。

图片 4

本文由11选5走势图发布于广东11选5走势图,转载请注明出处:性情三生石,鸾飞游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