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狼王,没许真爱留言

有个飘雪的傍晚长街上行人千千

在一处悬崖边上,住着一群狼,但这儿的狼王是母狼,而并非是公狼。

夏日的天空,骄阳肆无忌惮的炙烤着大地。

赴约的人独不见广场上灯着了你冷吗站在纷飞的雪里面被情所困那么憨

这事情的原因要从半年前的意外说起了。

图片 1

你发誓不再爱恋我心酸没许真爱留言

那是一个寒风呼啸的恶劣天气,狼王金腰带和他的王妃飘雪享用完晚餐,蹲坐在巨石上管理狼群秩序。一只叫烈赤的大公狼气愤的“呜-嗷-”的大叫,冲上巨石,顶下金腰带,站立在上面。狼群的其余成员不约而同的围成一个半圆,蹲坐下来,飘雪也不例外——因为,王位之争要开始了。

飘雪,抱着肥胖的小儿子站在楼下。

倘若有过河的星光恋人请允许我滑进飘雪的夜晚

金腰带露出闪着寒光的锋利犬牙,警惕的瞪着烈赤,等待着……烈赤一下子朝金腰带冲了过来,金腰带不慌不忙的闪到一边,不愧是狼王!烈赤也不甘示弱,飞扑到金腰带身上,两只大公狼扭在了一起,“欧-欧,欧-欧”原本,看得津津有味的飘雪紧张的咆哮,以示警告,因为,两只大公狼正滚向悬崖!

因为小儿子才几个月,飘雪便一直带着孩子住在妈妈家,为的是有人能帮忙做饭吃。孔雀东南飞里有一句话:君家妇难为。飘雪早已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从来没有奢望过让婆婆来帮自己做饭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千钧一发之际,金腰带及时站住脚,飘雪舒了一口气,但不知是原本就土质疏松,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悬崖尖端的泥土霎时间松脱了,金腰带和烈赤如流星般坠入了深深的峡谷,逐渐消失了,寂静的天空被几声尖锐而欢悦的秃鹫声打破,它们高兴的俯冲下去,你一块,我一块的分食起来。飘雪不顾一切的奔向悬崖边,金腰带坠落的地方,发出一声、又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如果不是妈妈多次催她回来看看,她还真的不想回来,这么热的天,又抱着一个肉墩子。飘雪的妈妈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明白人,老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也暗示了好多次,偏这个傻姑娘总是说,他那么穷,谁会看上他。老人也不能再说太多,万一真的说错了,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心眼单纯,性子又急,还不回来和自己闹。

其余的狼呆呆的愣住了,回过神来,学着飘雪的样子,也发出声声悲啸……

所以,飘雪真的是很不情愿的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她心想,家里有什么好看的。

不知过了多久,狼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它们都明白此次意外受伤最深的就是飘雪,一律趴在飘雪面前,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意思:“狼王,无论你有多老,无论你有无残疾,你死前,永远是我们的王!”飘雪也蹲坐下,邀请每一只狼起来,以表自己的谢意。

吃晚饭的时候,六岁的大儿子,婆婆,还有飘雪抱着小儿子,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正吃着饭,正在这时,老公熏回来了。婆婆立刻变了脸:“明天我得回去一次,家里种的菜都快干死了”,刚进屋连鞋还没有来得及换的熏立马一手拉着飘雪,就把她拖到了凉台上,甚至没有管她怀里的孩子是否会摔着。

这伤,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淡却的;这失去,不是一点心意,就能弥补的。飘雪在金腰带死去之时,来到那处悬崖,为金腰带“祭拜”,每当飘雪立在悬崖边的时候,所有狼们都识相的停下手中的事,全速赶往此地,围成半圆,齐刷刷的为前世狼王“参拜”,但其实,狼是没有这个习俗的,也许是对飘雪的同情,对金腰带的敬意,在指示它们这么做的吧,前所未有的默契在此爆发了……

“你怎么回事?一回来就惹妈生气?”他不满的冲飘雪大叫。相信那声音婆婆一定可以听得见。

一直这样度过了几个月,不知为何,飘雪不再“祭拜”了,有几只好奇的狼小心的过问,飘雪只是轻轻的回答:“我感受到了,金腰带要我为他而活,管理好这个狼群,飘雪狼群!”渐渐的,狼们就习惯叫其飘雪狼群。

图片 2

当狼王可不是轻松的事,飘雪整天太阳还没亮就领着大公狼们外出捕食了,因为和金腰带在一起时,金腰带就教了她所有捕猎制胜的技巧,所以,外出捕食没一次落空过,谨慎万分的飘雪睡觉时也竖耳倾听,她认为,这是练习听觉的好时候。

飘雪虽然不笨,但却是个情商非常低的女人,她此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呀,刚才还好好的........”

飘雪又起了个大早,她发出表示注意的低吼“嗷嗷,欧欧”,狼们都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小群狮子闯入了飘雪狼群,飘雪轻轻一跃,站在小狮群面前,她低沉着声音,警告道:“这是飘雪狼群的地盘,你们休想踏入一步!”小狮群的狮子王走上前,轻蔑地笑道:“你看上去应该是母狼,区区一只母狼敢跟我们斗?”“那如果有我们呢?”飘雪狼群的成员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你们还想踏入吗?”数十只强健的狼站成几排,也许是为了捍卫金腰带的尊严吧,小狮群灰溜溜的跑走了,“谢谢你们。”飘雪感激道,狼们异口同声的说“我们都是飘雪狼群的一员,就都是一家人,不是吗,一家人就应该团结互助。”飘雪笑了,她一定是也看到金腰带来自另一世界的笑了吧……

“你没惹她,她会生那么大的气吗?你肯定是惹她了!”熏不由分说,就给飘雪判了死刑。

在夜幕笼罩着这处悬崖时,其余的狼都睡觉去了,唯有飘雪一狼仍矗立在断崖边,脸上虽然充满了凄凉,却泛着一丝丝淡淡的甜蜜,一定是在回忆与金腰带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吧,一个结实的身躯坐到了飘雪边,飘雪一惊,“是金腰带?不不不,”飘雪甩了甩头,“他明明已经死了啊。”原来是,金桑啊——金桑是金腰带的弟弟,不过他自己和飘雪都不知道——他与金腰带长得如此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因为狼王任务重大,飘雪并没发现金桑一直在注意自己,飘雪感受到一种遇见金腰带时才有的感觉,心动的感觉。

飘雪瞪大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感觉有些陌生。和他认识多年,从同学到结婚,有谁不知道飘雪是个直肠子,做的事从来不会赖账,但也最讨厌别人冤枉自己。

金桑递给飘雪一只半死不活的岩羊,原来今天金桑一直在为自己抓岩羊,岩羊本来就是狼非常喜爱的食物之一,跟何况心脏还在跳动呢。飘雪左右为难:如果吃了,就表示自己接受了金桑的求爱;如果不吃,就表示自己拒绝了。她确实是很喜欢金桑,但如果又像金腰带一样失去了呢?飘雪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我需要时间,毕竟,刚刚发生了那么多,对不起了。”然而,金桑只是笑了笑,走回了洞穴……

几个月不见了,没有久别胜新婚的思念,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摸一下,看一眼。仅仅是因为他母亲脸色不好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来指责一个分别许久的妻子。也真是让人醉了,那一幕,多年以后,一直停驻在了飘雪的心里。

飘雪一说完就觉得心头一紧,她是真心希望金桑不要以为自己婉绝了。不知道为什么,飘雪一直寝不安席、心不在焉。

结婚这么多年,他父母对飘雪,那是有目共睹的。刚开始时他会替他父母向飘雪说对不起。从此,无论受再多的委屈,飘雪都会对自己说,看在他们是熏的父母份上,算了,忍了。一直到他父母不吭声让他们的小儿子白吃白住三年,而每日三餐还要由飘雪这个年轻的嫂子来侍侯他,飘雪看在熏的份上都让了,可是今天,熏居然怀疑飘雪的人品,这让她很难接受。只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一场更大的阴谋在等着她。

太阳一点一点攀上了天空,飘雪应该带头捕猎了,飘雪舒了口气,心想:“这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控制不了。”她神采奕奕的冲在前头,但在猎杀红岩羊时,动作稍稍有些迟钝,但这一点错失普通公狼是看不出的,她还是稳稳的抓住了红岩羊,飘雪狼群又能饱餐一顿了,但飘雪只是草草地吃了几口,就小跑到一旁小睡去了。

图片 3

苍白的月光洒在地面,给飘雪孤独的身影画上了几缕凄惨。谁也不知道飘雪在这儿是在思念金腰带,还是在等待金桑。夜静静的,没有任何响动,只有一声声悲号划过夜空,是飘雪发出的。

正在熏拉扯着训飘雪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由于离得近,熏还没来得及躲开。飘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那个女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熏不由分说的大声对着电话说:“今晚值班啊,我知道了,一会就过去”,其实他这句话是对电话那头的那个女人说的,也是对飘雪说的。可飘雪隐隐听到那个女人说什么:咱舅舅来了,过来一起喝酒吧。傻如飘雪,连咱都用上了,她愣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感觉哪里似乎不对。她低咕了一句:“好像是叫你喝酒呀”

突然,悲惨的叫声变成了惊喜的欢叫。是金桑来了,他没有误解,他来了!飘雪比吃到了鲜嫩的鹿肉还要高兴,她都快像兔子一样又蹦又跳了,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金桑像金腰带吧,也可能是什么别的原因让飘雪凿破失去的冰墙,让金桑走入自己的生命。

熏拉开门,准备走了,对他妈说:“今晚值班,不回来了。”飘雪相信熏的妈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更明白自己做的这场戏,媳妇根本没有什么过错。或许是良心发现吧,她对他儿子说:“喝酒就不要去了,小雪才回来,明天又走了,你在家陪陪她娘俩”

可能是她认为让金桑上位会让别的公狼的怒火被点燃吧,所以它维护着自己是狼王的诺言,提高了金桑的地位,将其任命为副王。(飘雪原则:副王之位不可·以武争霸)

熏犹豫了一下,停住了。飘雪没有多说话,但情绪一直不佳。先是被误会,再接着是女人的电话。她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可又说不清楚到底是哪儿不对。她怎么可能往最坏的地方去想呢,熏当初追她时,感动了所有的同学替他说话,甚至为了她工作都不要了,同学们都劝飘雪识足吧,这个世上绝对不会再有这样比熏更爱她的人了……

进食时,金桑和飘雪共享新鲜的血与肝脏等,但也许是母性的本能,她会扯下够吃的嫩肉给让吃不到、挤不过的残狼、弱狼,让它们长健壮,好像正常的狼一样生活。喝水时,她和金桑也享有优先权。

那个晚上,熏很卖力的讨好她,当飘雪提出自己的不安时,他说她多想了,不相信自己拨过去问一下,就这样,就是这样,一笑而过了……

这天,狂风怒号,原本还刷白的天一下子被盖上了黑幕布,飘雪飞快的组织狼群飞速进入三个宽敞而又温暖的洞穴,洞穴正好背风,狼没有人类这么精确的天气预报,都是来什么干什么,它们也不会预知未来,都是碰运气,它们只知道已经进入冬季了……

半年后,仍然是同样的声音,惊醒了飘雪的美梦……

冬天,生存越发艰难,动物该换毛的,都换毛了;该冬眠的,都冬眠了;都不怎么出来了。

直到那时飘雪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小很多人说她傻得可爱,她是傻得可笑,更可笑的是,那个女人告诉飘雪:熏说飘雪很好哄……

因为金腰带教过飘雪,所以飘雪一下子就找到了不少食物,为了过冬,飘雪将吃不完的埋在雪底下,就像放入简陋的冰箱,这样食物就不容易腐败、变质了。也是因为这样,在找不到吃的时候,就可以挖出来吃掉了。狼的嗅觉很灵敏,可以跟经过训练的狗攀比,所以,她每个食物存放的地方都不一样,这样就减少了被“外人”发现的几率了。

那么当初他们的那场爱情呢?有多少是真情,又有多少是欺骗呢?……

因为飘雪精湛的技艺,它们从没挖过“库存”,甚至,几乎每次都会埋下一点,残酷的冬,总算过去了……

为了孩子,他们选择了没有离婚。

冬一过,春就来了,春季是狼的发情期,飘雪禁止狼们以武争妻,一律由母狼抉择。

当初谈恋爱时,他们两个最喜欢那首《飘雪》,熏曾说,一听到这首歌,就会思念不在身边的飘雪,然后泪流满面,或许当初的泪水是真的,但是今天的飘雪再也不会唱那首《飘雪》了……

当然,金桑和飘雪认认真真的观察着每一只公狼,避免误伤。

图片 4

不久后,就到了狼群独自生活的时间了,飘雪也有了小狼崽。

但是此生让飘雪最后悔的就是,她选择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却因为心中所受的伤给孩子的童年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在晴空万里的正午,飘雪分娩了,一个暖暖的小生命从产道滑到这个世界,紧接着,又是一只……过了许久,飘雪终于将它们的胎膜舔干净了,她用尾巴将这些小生命送进她的怀里,她累坏了,正好,金桑也回来了,他一看到这些小东西,就丢下了羚羊,温和的抚摸着,接着,叼起羚羊轻轻推到飘雪嘴边,飘雪舔了几口羊血,便疲惫的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大儿子说,他此生不考虑婚姻……

温度回暖,动物们也都苏醒过来了,食物就更不是问题,五只小狼崽的毛也都长齐了,是三只小公狼和两只小母狼:最大的那只小公狼身体两侧有如翅膀般的金毛,所以叫金翅;第二只小公狼的毛色如漂泊的闪电,因此叫飘闪;第三只小公狼的尾毛泛着雪一般的白色,叫烁雪;较大的小母狼毛为淡淡的雪色,故为拂雪;最小的小母狼的黑毛中有金中带白的色彩,为金雪花。

当初飘雪也曾这样问过自己,如果她的爱情都能以背叛结束,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让人相信的爱情吗?

飘雪疲惫不堪的望着在石洞中蹒跚学步的小狼崽,挤出淡淡的笑容,用雪白的尾巴将五只小狼崽推入自己的怀抱,五只小狼崽贪婪的吮吸着飘雪的奶头,而飘雪则缓缓地嚼着鲜嫩的肉块。

太阳与月亮轮着班,小狼崽也长大了,分散于各地的狼们又聚在一起了,不少母狼都有了孩子,也有不少老狼在此逝去了。飘雪热情的欢迎狼们回家,当她走到思拉身边时,大吃一惊,思拉一下子老了许多,可见她为了狼崽付出了多少,飘雪笑了笑,拥抱了思拉,也拥抱了她的狼崽,思拉也笑了笑,无神的双眼显出了疲惫,飘雪带她回洞休息,也让所有的狼重新熟悉一下这个家。

在一个明朗的早晨,飘雪早早的起了床,暗暗观察着在地上飞舞的影子——是一只老雕。飘雪用她高超的技巧扮演者一直临近死亡的老狼,她一步一喘气地走着,动不动就停下喘几口气,显得十分虚弱。突然,她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她挣扎着站立,但无济于事。老雕奸笑着,兴奋的俯冲下来,当他的利爪刚刚触及飘雪的白毛时,飘雪在这一瞬间,扯住了老雕,快刀斩乱麻般咬死了奸诈万分的老雕,不过,他还是没能抵挡住美食的诱惑,飞快的冲了下来,想到这里,飘雪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又欢悦的笑了,毕竟这样,狼崽就更容易存活了。飘雪啄起老雕,小跑进山洞……狼们这时已经陆陆续续的醒了,飘雪将老雕嫩而鲜的肉嚼了一遍,一下子将硬邦邦的骨头吞下了肚子,舌头在嘴中打转,搜索着骨头,只见她满意地眯了眯眼,将肉糊用墨粉色的舌头推到了小狼崽面前,一只只小狼崽在“育儿洞”中缓缓蠕动着,粉中透白的小舌头小心翼翼的舔了舔,在尝到第一口后便狼吞虎咽起来。飘雪欣慰笑了,蓝蓝的眼睛中透出了闪闪的泪光,这还因为飘雪的经历:

  那时,大雪纷飞,几乎只看见白白的一片,雪打在每一匹狼的身上,使年幼的飘雪不禁打起了寒颤,飘雪的父母只能算是平庸的狼,飘雪看见母亲失落的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她一下子就明白了,狼王又只逮到几只山老鼠,正在上任的狼王在大雪天经常捕不到东西,他们一家也常常饿肚子,飘雪都怀疑着狼王是不是走后门上位的,一点捕食经验都没有。不仅捕不到吃的,还十分霸道,一口气吞下了所有山老鼠,飘雪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咚”的倒在了地上,饿昏过去了。飘雪的父亲赶忙冲向狼王,狼王听了,瞥了一眼飘雪,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一只毛色不佳,发育不全的小东西嘛,有什么好在意的?”飘雪的父亲听了,一阵恼火,不过幸好,一只老狼也经不住刺骨的寒风,倒下,死去了。飘雪的父母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别的狼也不甘落后,它们已经顾不着狼王了,而且,因为山老鼠,狼王吃什么都想吐,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了……但是,脾气暴躁的狼王发怒了,飘雪的父母将飘雪和他的兄弟姐妹藏了起来,跟着别的狼去抵抗狼王,飘雪活过来了,她的父母却与狼王同归于尽了……

飘雪进入了沉思,金桑见了,独自带领公狼们捕食去了,飘雪却毫不知情。当她回过神来时,金桑他们已经推着一只羚羊回来了。思拉见飘雪满眼的泪光,一下子就明白了——飘雪想爸爸妈妈了(因为思拉是飘雪的姐姐嘛)。

一天,飘雪照常领着公狼捕食,当他们正专心致志的追着山羊时,万里无云的碧空上,围拢了一朵朵乌云,一瞬间,下起了大暴雨,雨滴砸在公狼和飘雪身上,但他们毫不在意,仍一股脑儿的追逐着,或许是天气太恶劣了,飘雪对地势毫无察觉,山羊灵活的转了个弯,一马当先的金桑却因为刹不住车,坠入了深深峡谷……飘雪愣住了,她感到十分熟悉,“是,是金腰带坠崖的地方!”她吃了一惊,自己竟落入了山羊的圈套……

从此,飘雪精神不振,整天郁郁寡欢,一天比一天瘦了,终于,动物的本能告诉她:我快死了。

她告诉了狼群成员,独自走向金腰带和金桑坠落的地方,轻轻一跃,如洁白的雪花般,落了下去,落到了金腰带和金桑安息的地方……

本文由11选5走势图发布于教育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悲惨狼王,没许真爱留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