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子爱上生理老师的床

图片 1

我 的 老 师 们

菜妹子离开春花家一口气跑到金水湾人工载的沙柳林里。她今年已虚岁十八了,可还象小时候一样,凡事总闷在心里,很少言语。她不明白,嫂嫂没念书苦恼。自己只念了个小学为此苦恼。课心哥考上了大学却还有不痛快。春花、腊梅、建刚是同学、好朋友,却又互相挖苦、揭短。唉,人还是不长大的好,记的很小的时候,自己每天除了干家务、领弟妹,唯一的欲望便是垂涎灶火坑里的烧山药蛋。可现在长大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烦恼也相对的增多。且不说别的,就是今天,本想高高兴兴送春花走的,谁知半路杀出个建刚来,硬是把事情给弄的不欢而散。菜妹子一个人心情复杂地坐在沙柳林里,伤心地哭了。这边,建刚一个人正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菜妹子跑了,腊梅哭了,春花又叫又骂,就连一向和他要好的大牛也向他投来了责备的目光。惹的春花的父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摞下手中正收拾的活出来看究竟,建刚一看不妙,撒腿就溜。此时,他懊恼极了,一边走、一边狠狠地踢起路边的石子,然后弯腰捡起来,向远远的金水湾河抛过去,。本来他的想法和菜妹子一样,是去送春花的,谁知肚子里窝了几天的火却在那时爆发了,将事情搞成这样,“唉……”他懊恼地叹息着,狠狠地用拳头捶自己的脑袋,恨恨地扯树条,…………要不是菜妹子那一声喊,他不一定还要闹成什么样呢?他从小失去了母爱,他甚至不记得母亲是什么模样。父亲是个木匠,一年四委忙着出外给人家做活,除了给他交学费,买学习用品外,很少有时间管他,也很少与他说话。他心里总觉寂寞难捱,总想找什么发泄。久而久之,便 形成了滑腔滑调、玩世不恭的性格,村里人背地里骂他是个二溜子、灰皮,说成了精也是个蛇鼠子。他虽表面无动于衷,内心里却很伤心。从进入初三,他便懂得学习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看看。可是地冬三尺,非一日之寒,从小学习平平的建刚一下子想拼搏跻身于多少人想过的“独木桥”谈何容易。他以十二分之差中专落榜,却以超出高中录取分数线一百二十分的成绩被县一中录取。可父亲老木匠偏又不供他上高中。他也知道父亲的难处。老木匠是四十一岁时才娶的建刚母亲,建刚母亲是带着三个娃娃和老木匠结婚的。且比建刚的父亲大八岁,生下建刚才三年,母亲便撒手归西。以后的几年里,同母异父的两个姐姐先后结婚嫁了人。老木匠又拼死拼活挣钱给同母异父的哥哥大毛娶了媳妇,他们却又都与他们父子不相往来。沉默的父亲更加沉默,但他却不象大多数庄户人那样一年四季抠在几分自留地上,他做的一手好木活,便总是出门揽工挣钱。建刚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一个人在家。白天,他跑出去和别家的娃娃们耍,耍饿了,回家自己煮饭吃。玉米饭、小米饭、蒸窝窝、煮山药,父亲都教过他,有什么他就做什么,填饱了肚子就算。夏天,他家窑门前的地上总摞着一块破了洞的烂毡,那便是他晚上睡觉的地方。冬天,他便将小���毡抽回窑里铺在炕上,晚上和着一条父亲做木匠活挣来的狗皮被子睡觉。那时,村里很多娃娃都不愿和他耍,特别是那些女娃娃,见了他捂着鼻子便跑,都嫌他身上的虱子脏。久而久之,他便开始仇恨女娃娃,总捉弄揶揄她们,拿他们寻开心。但他对菜妹子的态度却不同,开始尽管菜妹子不轻视取笑他,他却同样仇恨她,欺负她,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和大牛成了好朋友,有时俩人在外面疯够了,大牛便拉着建刚跑回家向菜妹子要吃的。菜妹子也不嫌弃建刚总是拿出家里的吃的让建刚吃个饱。夏天里,建刚身上脏了,跳到水里泡一水,衣服脏了,扔到河里搓几把还能过得去。冬天里可就惨了,衣服穿脏了自然不用提,单就头发也够脏的,要是让老木匠回来看见了,总要挨上几巴掌。然后便温上一大锅水,倒在大木盆里,先将建刚的头发、身上洗了,在将脏衣服洗了,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巴掌“记着了,以后就这样洗。”可老木匠抬腿一走,他早将嘱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次大牛又领回了他,那时的他都上小学二年级了,可还是手脏、脸脏、头发脏,菜妹子正好要给大牛、二梅子洗头,便将他的头搬过来一块洗了。一边洗一边数落地。“头上长了这么多的虱子,咋就不晓得痒痒?洗了头即好受又不痒,让人看着也顺眼。”菜妹子用十指灵巧地在建刚头上抓着,建刚觉得即舒坦又解痒。那一刻他突然觉得他拥有了母亲般的温暖。就是从那一天起,他再也不和菜妹子耍贫嘴、寻开心了。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他便开始自己洗衣服、洗头,也开始学的自己整理被褥,收拾家里零散的东西。那年回家过年的父亲看着变了样的家和穿戴齐整、头梳的光而顺的儿子,抬手又是一巴掌。“好小子,长大了。”随后他又叹了口气:“穷人的娃娃早当家哇。”说着,那饱经风霜的皱纹脸上便滑下了两行老泪。建刚的父亲老木匠叫高树业,却很少有人叫他名字,村里人都喊他“老木匠”。他可谓中年得子,却不想儿子才三岁,老伴因病而逝。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他简单地安葬了老伴,将老伴带来的两个女儿选了好人家先后嫁了出去,又用自己外出做木活的钱给大毛娶了媳妇,便已是家徒四壁了。儿子要穿衣、要吃饭、要念书,这些都需要钱,他迫不得已便摞下小儿子出去做活。为了这他挨过批、受过罚,有人说他搞资本主义的“发家致富”,没收了他做木活的工具。但风头一过,默默无闻的他便又购买了家什,扔下几分责任田,重操旧业,当然,挨批,甚至挨打自然少不了……可他都忍着,他只有一个心愿,活着就要挣钱,供儿子念书,光祖耀宗;临死,也要给儿子成个家,传宗接代。这几年政策好了,出外打工挣钱已成了庄户人一项时髦的业余职业,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家具的人也越来越多,老木匠的手头也有了一些积蓄,可他却自己舍不得花。就是给儿子也要给的丁是丁、卯是卯,同样也舍不得儿子乱花一分钱,因为他知道,自己老了,挣钱的时间或许不多了,攒点钱供儿子上学、成了家立了业,他便死也瞑目了……如果他在比现在的年龄小十岁,他说什么也会供儿子上高中的。现在自己这把年纪,又经常闹病,他担心如果儿子上了高中,即使是考上了大学,恐怕他也坚持不到那时候了。所以他是一门心思想让儿子考中专的,这样,三年中专出来在给儿子成个家,最多也不过四五年光景,估计自己还是能坚持的。偏又儿子中专没考上,录取在高中。儿了落榜表面倒看不出什么,可老木匠自己却一夜之间老了许多,近来天气又逐渐转冷,他更是显的憔悴而力不从心。他担心自己就要不行了,便下决心不供儿子上高中,让他回家继承自己的木匠手艺,一两年手艺学成了便给他娶房媳妇,早抱孙子。每想到这些,老木匠阴沉的脸上纵横的皱纹才有些许舒展,忧郁的气色也便减少了许多。

儿子告诉医生:有一天晚上,他到老师的房间补习功课,老师穿了件白色的超薄的紧身衣,里面红色的乳罩及蕾丝边清晰可见,下身是黑色的紧身窄裙。老师一坐在他身边,就有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和说不出的气息,他一下子就有了生理反应,老师不失时机的拍拍他的头,顺势挺起她那高耸的乳峰凑上去……

告别校园学习生活快四十年了,每当下班路过拥挤着家长接送孩子的学校门口时,不禁要使我想起童年时的读书生活,想起我的那些如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老师们,感激之情便油然而生。

儿子喜欢上生理老师的床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家乡的山村小学发蒙读书。那时学校少,全公社就一个小学。我的家较偏远,要翻两座山才能到校。每天上学要提前一、两个小时出门,跟着大我五岁的表哥一起去学校。

哪一个情窦已开的青年顶得住这种诱惑?儿子终于成了她床上的玩偶。

一年级的第一学期,正值初冬时节,阴雨霏霏,去学校的山路泥泞不堪。一天早上,我和表哥穿着单薄的衣服在瑟瑟的风中冒着绵绵细雨向学校走去。翻过第二座山头之后,我们跟上了前面一群上学的孩子。走过一个沟谷的冬水田,再上得对面的半坡就到学校了。就在谷湾冬水田的田埂上,由于路窄,久雨路滑,我一头摔进了半人深的冬水田里。表哥和几个较大一点的男孩竭尽全力才把我拉上田埂。这时候,上课的预备钟声敲响了,他们赶紧朝学校跑去。我浑身是泥,衣裤湿透,冷得瑟瑟发抖,一路大哭朝学校走去。

我的儿子身高1.72米,体重却只有90斤,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现在还经常赌气不吃不喝,除非让他回学校幽会女老师。那个女老师已32岁,有家室,还有一个4岁的女孩。她是教生理课的,教着教着,把我儿子当成了她的性玩偶,这怎能让我这位单身母亲不忧心不气愤呢?

走到学校,已经上课。我抽泣着来到了教室门口。第一堂是语文课,老师姓罗,是我的班主任老师,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当我像一个落汤鸡似的满身是泥站在教室门口时,罗老师和同学们都惊讶地看着我。罗老师走下讲台,来到我面前和蔼地问我:“是咋的啦?”我正抽泣着,没回答,一个知情的同学告诉了老师。罗老师爱抚地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地对我说:“别哭了,回座位去吧。”

三年前,我跟老公离异的那年,儿子很争气地考入一所离家较远的重点中学,为了让他专心学,我花钱给他住校。没想到,他自此便很少和我联系,节假日也找借口不回家。两个月后,我牵挂儿子,就跑到学校去看。记得他在家是不会洗衣服的,到他学校,我就问他脏衣服放哪里了,我来帮他洗一洗。他说衣服送出去洗了,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他送到洗衣店里去了,便关照他要将脏衣服带回家洗。

敲下课钟后,罗老师把我叫到她的宿舍,又到学校食堂提来了一桶热水,拿出自家的木盆,让我洗了一个热水澡。温暖的热水驱走了我身上的寒冷,浑身不再打颤了。洗完澡,她拿出她儿子的衣裤给我穿上。虽然有点宽大,但还是很温暖很温暖。

可在接下来的节假日里,儿子仍然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没将脏衣服带回。我心里觉得奇怪,一有空就往他学校跑,次数一多,我便听到了一些不正常状况。他的班主任反映他上课经常打瞌睡,课后经常打游戏,同学说他的脏衣服都被生理课女老师拿去洗了,儿子也经常到生理课老师家里去。开始我以为,儿子遇到一位好老师了,他是独生子,娇惯,自理能力较差,有个女老师关心他,是他的福分。

放学钟刚敲响过,罗老师又把我叫到她的宿舍,将已给我洗净的衣裤用裤子的两腿捆住给了我。虽然还没完全晾干,但我知道是晾了半天的了。在给我衣裤时,她细声而和蔼地给我说:“拿回去叫妈妈再晾一晾,以后走路要小心啊”。我那时太小,不知道什么是感激或感动,只是以后在上语文课时格外认真听话,所以语文成绩在班上一直较好。

可一段时间后,学校给我电话,说儿子经常逃课。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忙赶到学校,几经周折,最终在女老师的宿舍里找到了还在睡觉的儿子。当时我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可对着这么个高出我一个头的儿子,我想说的话却说不出口。为了他的前途,我和学校领导商量后,给儿子另找了一所中学。转学后的那所学校没多久也给了我消息,说我儿子根本就没上过几天学,然后就不知哪去了。

由于我的语文成绩较好,罗老师也一直很喜欢我。那时家里穷,每天上学时,都会用一个麻绳织的口袋装几只红薯,带到学校的食堂去蒸熟,权当午餐。一天吃午饭时,罗老师看见我只吃红薯,又把我叫到她的宿舍里,给我添上稀饭,端来一碗炒的红薯尖做菜,要我和她的儿子一块儿吃。并不时地给我夹菜,有时还笑眯眯地看着我和她儿子狼吞虎咽的吃像。啊,那顿饭真的是吃得太香了!

结果,我还是在生理女老师的床上里找到了儿子。可他怎么说都不肯跟我回家。

小学三年级,我便转学到父亲工作的煤矿子弟校读书了。城镇的学校还是要比乡村的学校正规一些,纪律严明一些。虽然“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学校还是能正常上课。

如果遇到任何关于情感方面的问题,欢迎注册我们的花镇情感网浏览更多视频教程或去花镇情感咨询室提问,添加咨询师/信,我们专业的花镇情感咨询师将为你进行一对一的情感咨询专业指导哦。

转到煤矿的学校读书,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能适应,成绩有所下滑。教语文的老师姓姚,是班主任。她看在眼里,知道我的语文有基础,只是没跟上,就经常鼓励我,帮我辅导。还常常在下课或放学后,叫我去办公室,象母亲一样和蔼地问我:能听懂吗?哪儿要怎么怎么理解等等。记得一次父亲探亲回乡下,她把我接到她家中吃住了半个月。那时她家也不宽裕,后来父亲回来要给钱时,她说什么也没不收。在她家的半个月里,她很耐心地给我讲解课文和审阅作业。经她细心地辅导,三年级下学期,我的语文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并获得了年度“三好学生”的称号。

在乡村学校读小学二年级时,表哥比我高三个年级,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成绩不好,可顽皮起来却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我的老师,有些也是表哥的老师,我的班主任罗老师就带他班的语文课。

那是文革后期打倒“臭老九”的年代。一个夏天的下午,我上体育课,因天下了雨,操场一片泥泞,课就无法上,体育老师叫我们别跑远了,自己玩。我看见罗老师拿着书到表哥的教室去了。

我跑到表哥教室的窗下,两手吊着窗条,爬上窗台,看罗老师上课。教室里一片嗡嗡声,有的学生还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罗老师几次干涉,效果不佳,罗老师还是耐心地讲着课。

正当罗老师转身在黑板上书写时,突然,一团稀泥从教室后面直飞讲台,打在了罗老师的后脑勺上和黑板上。罗老师立即转身,没看见是谁扔的,但教室里一片哄笑。我看见罗老师很难过,眼含泪水喝斥道:“是谁干的?”但没人回应。我在窗台上看见了——是表哥干的。但因为他是班上甚至是学校的霸王之一,所以没人敢告发。我看见罗老师理了理后脑的头发,红着眼睛继续讲课,便恨恨地跳下窗台跑开了。

放学回家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舅舅,还添油加醋说了一些表哥在学校里的恶行。待表哥割好兔子草回家后,舅舅怒火冲天,结结实实地揍了表哥一顿。第二天上学的路上,表哥也结结实实地揍了我一顿。从此我就不和表哥一道去上学了,当然我在学校受了欺负他也不帮我了。

因为这件事,我和表哥很长时间没说话。在我幼小的心里都不能原谅表哥对老师不尊敬的行为,这使我终身难忘。

我的少年学习生活中也不乏严格的老师。

在煤矿子弟校读小学时,教数学的老师姓苟,是一位女老师,她很严格也非常耐烦。每讲一道题后,她都要问一句“懂没”。后来有同学就给取了一个“懂没老师”的绰号。每次讲解她都不厌其烦,生怕学生没听懂。在得到同学们异口同声“懂了”的回答后,才继续讲新课。所以她的课经常要延时下课,有时放学后还要把同学们留下来,耐心细致地讲课,毫无半点怨言。

在子弟校读中学的时候,男老师便更多了,他们像是严厉的父亲一般管教我们。

教数学的男老师姓陈,是一位严厉的老师。在上几何课做证明题说到“要想使什么什么,就必须怎样怎样”时,“要想使”三个字说得特别重,并且要停顿一下,目扫全场同学。有一天,他在讲台上讲到“要想使”,刚一停顿,下面一个同学接话道“就不得活”,大家哄堂大笑。他严厉地叫那位同学站起来听课。又因为是下午最后一堂课,就把大家都留下来,严肃认真地把几天以来同学们容易出错的证明题,从头到尾讲解了一遍。一是惩罚大家,二是及时纠正大家的错题,让大家加深了对解题的正确印象。

教英语的是一位姓李的男老师,他是严厉和严格要求的典范了。英语单词或句子很难记,他经常是让背不上单词、课文的同学下课或放学后到他办公室去背诵。某一个单词没记住就要全部重来,有时一天要反复十几次,直到晚上八、九点钟记住了为止。我就是一个经常被留下来背诵英语的学生。为了应复李老师,就在单词或英文句子下面注上中文读音,比如:“What is this”,就注上“瓦体以日热死”,然后记中文读音。就像小和尚念经,只管读音不管意义了。虽然有李老师严厉严格要求,但我对英语只管蒙混过关,到最后英语总是考不好。

现在的我已年近半百,每每想起童年和少年读书之事,想起老师们的关爱,还心存一片感激之情。想起老师们严格的教育,还心怀一颗感恩之心。想起自己读书时贪玩好耍、不求甚解,心中的愧疚便无法自解。

我的老师们,一切安好?

(川煤集团威达公司蓉兴化工:雷鹏)

本文由11选5走势图发布于教育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孙子爱上生理老师的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