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海

追海有时候来不及问问一问原因就不假思索的投入到一件事情之中去

“人生在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木顿了一下问妖:“你懂吗?”

  王华是一个自行车爱好者,几乎每天都会骑着一会,今天他和平常不一样,穿着黑色大衣,带着黑角帽,放着他所喜欢的音乐。

正如现在看着你的退潮看着在你的前方恣意的滚动着的波涛

“我记得在我还未化形的那段岁月曾听过两人的聊天,其中一人说‘真想如同水妖一样永生永世啊!’

  音乐在双耳回荡,完成陶醉,看不清前方的路。走到一片空地,有个少年在前方,因为速度太快来不及刹车,所以王华急转弯,还是撞到了哪个少年,王华托起他,让他去医院,这个少年不肯,王华把他送到了自己家中,王华用一条毛巾放在少年的额头上。

相互追逐着至于,行为的结果至于,那前方的究竟是什么来不及问,来不及思索

另一人问他‘为什么是水妖呢,其他的妖难道不是一样的么?’

  少年慢慢睁开眼睛,王华这才放心,互相问候了一下,马上变成了极静,“哪个……我们出去走走吧!”王华说着看着他,少年点点头。两人一起向公园走去。“我的名字是吴邪,你叫什么”吴邪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因为我喜欢水妖啊!可我却不能陪她了,可我却好久都没见到她了,可我却快把生命烧光了。’

  “我叫王华,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朋友?”

另一人似乎有些感伤,半天后回了一句:‘如果你死了,我会让你依水而眠。会在你的墓前种上五颜六色的花,因为我不想等我睡在那里的时候来不及种了。’

  “没有”

又是恒长的沉默,我听到了一声轻笑,说不出开心,也不出不开心,这是一种把快乐和悲伤一半一半的声音。‘好的。’然后他们就慢慢地走了。”

  “哦,我做你的朋友吧!”王华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木似乎沉在了故事里,然后对妖说:“你的这个故事很奇怪,但是却很好听。妖,你知道快乐和悲伤吗?”

  “嗯”吴邪点点头。一起走到了公园的最深。王华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心情。

妖回应他:“我知道的。我现在就很快乐。”

  几天后王华叫吴邪大哥,像亲兄弟一样常常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大街上。

木接到:“那悲伤呢?”

  一个星期后的下午吴邪走进王华的房间里。

妖把脑袋歪了下,揉了揉脑袋,似乎很困扰,终于她眼神坚定的看着木:“如果再见不到你,那就是我的悲伤吧。”

  “大哥”王华站了起来。

木被这么一句晃了下神,然后他看着妖就这么看着他,他突然笑了,笑得时候眼睛眯成了一轮月牙:“那你就和我一起走吧。我给你个名字吧。”

  “你先坐下,我有话要和你说,”吴邪说着把门反锁了。

妖似乎很高兴

  “丢么了大哥,出了什么事了?”

“就叫‘青女’吧!”

  “也没什么事,只是不想让第三者知道,我问你三个问题”

妖真的很开心,她笑了,眼睛如同深夜闪耀的星辰。

  “问吧!大哥。”

木突然想到了开始的问题,青女并没有回答。于是他再问了下青女。

  “想不想和我玩点刺激的?”

“青女,你知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意思吗?”

  “想。”

青女整个人都沉浸在有名字的喜悦里,此时笑着看着木说:

  “好,你会不会背叛我。”

“妖是不会死的。我懂生不带来,不懂死不带去。所以我带着你,或者你带着我,就可以了。”

  “大哥,你怎么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

木看着妖,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前方的太阳,那太阳带着火红的光辉,把林间的雾慢慢地拨开了,带走了些寒冷,可时间也跟着去了。

  “回答我”吴邪大声说着。

木笑了,带着青女走出了这里。

  “不会。”

——2016.8.17      坐地铁时突然写下的片段

  “很好,我想‘打天下’你会帮我吗?”

树十三

  “会,我什么都听大哥的。”

  “太好了,我们走吧。”吴邪走了出去。

  王华知道吴邪的实力所以马上同意了。

  王华一直跟着吴邪来到了一个小房子前“穿上它”吴邪把衣服给了王华,衣服是黑色的后面有可以盖着脸的帽子。

                                                  第一节

本文由11选5走势图发布于教育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追海

相关阅读